首页 >  娱乐爆料
蔡明亮导演谈反盗版:用洪荒之力守护创作
2020-02-13

 新华社北京9月13日电(记者章利新)“套用最近的流行语,这次我用尽洪荒之力维护自己的作品,就是希望有一天:盗版界清空了蔡明亮。让一切归零、从头再来。如果有缘,再遇见我,会是全部的我、完整的我。”关于反盗版,著名导演蔡明亮近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。

  从去年5月开始,蔡明亮导演在电影创作之余,走上了一条反盗版的维权之路,引发广泛关注。一年多来,他通过微博以“对贼念经”的方式发表文章24篇,被他点名的包括盗版商“盛佳”、电影资源下载网站“蓝影网”、哔哩哔哩网(B站)、腾讯等。这些网站最终都公开表示道歉,并删除相关盗版资源。

  说起反盗版的由来,蔡明亮说,他知道自己作品被盗版的现象长期存在,但直到去年他才开始学习上网,越上网就越生盗版的气。他的三部影片《青少年哪吒》《爱情万岁》《河流》的蓝光合集都还没上市,盛佳就在网上大肆宣传预售盗版碟,“真是把我惹怒了”。

  “自己的作品被任意滥用、被折损、被糟蹋,超出我容忍的范围。对我稍有了解的人,都知道我是纯粹作者论的信奉者,我不只在创作上要求绝对的自由,甚至连作品的使用方式,我都要做主。”蔡明亮说。

  “对贼念经”就这样临时起意,他自己最初也没想到会一发不可收拾。“选择念经,因为并没有想宰杀老虎(盗版者),我手中没有任何利器,只有苦口婆心,我要念到它放掉我的小孩(电影作品)为止”。

  从影20多年,蔡明亮并不算高产,但其作品在威尼斯、柏林、戛纳等国际电影节都斩获重要奖项,在海内外享受很高声誉。

  说起对自己作品的态度,他回忆起一段往事:多年前,母亲重病,他便把她从马来西亚接来台北治疗。他一边照顾母亲,一边坚持走上街头为自己监制的电影宣传卖票。对此,老人家不免有些抱怨。他跟她解释说:“我是你儿子,我当然会好好照顾你;可是电影也是我的儿子,我也得分神去照顾他。”

  “现在,眼看儿子被老虎吞了,死活也要让它吐出来。”蔡明亮指出,长久以来,电影界反盗版从来就不见成效,搞到有人新片上映,得先向盗版下跪求饶,这处境很不堪。那些资金雄厚的商业片,自然就想出了各种因应对策,还是可以赚钱;而那些低成本的艺术片,毫无自卫能力,径直被盗版者拦腰一斩,就毁了一个创作者的生路。

  “我不是只念经给某些人听,而是念给这时代、这人世。那些贪食者如果连蔡明亮都不肯放下,还能放下什么?”蔡明亮说。

  2013年11月,《郊游》在金马影展作为开幕片放映。他记得当时5个影厅全满,他出席映后座谈时,一位稚气的男生抢着举手发言:“我来自上海,在我18岁那年,我已经把你所有电影全看过了,我特别喜欢你的长镜头。”他反问:“你是第一次在大银幕看我的电影吗?”男生说是的。“感觉怎样?”他又问。“很不一样!”男生说。

  蔡明亮表示,每次遇见这样的铁粉,是很开心的,但内心深处又有一种不痛快的感觉。“我倒不觉得谁欠了我电影票,而是觉得:你根本没有真的看到——这才是真正令我伤心的地方”。

  在他看来,盗版的危害之处,不仅在于侵害了电影创作者的经济利益,妨害了他的生路,更在于盗版容易造就一种不达标的低劣观影方式、一种浅尝辄止的肤浅观影态度,滋长一种蔑视创作、对作者予取予求的恶劣空气。

  近年来,蔡明亮一直积极推动电影作品进入美术馆,推动观众用作者的概念观看电影。“你看到的作品是作者的个人风格,独一无二;你观看的方式亦自成一家,别无分号——这才是对作品的尊重,也才是对观众的尊重。”蔡明亮说,创作者对作品有决定权,而观众也有看与不看的权利,而盗版却扭曲了这一切。

  最后,他表示,他的维权之路还会继续走下去,要让一路的妖魔鬼怪原形毕露。“我以一个长期坚守纯创作路线的作者身份,再一次向那些侵权的公司或个人郑重呼吁:还没放下的,赶快放下;已经放下的,也永不再犯”。

版权所有:淮安空港产业园 备案号:苏ICP备00000000号 联系地址:淮安市清河区000号联系电话:0517-88888888

技术支持:淮安互联 服务电话:0517-88888888